小提琴

Del Gesu Guaneri Plowden 1735

60000元

库存:8

      “耶稣瓜奈里”曾被认为是克莱蒙娜制琴艺术历史上最为神秘和难以捉摸的制琴天才。在那个时代,阿玛蒂、斯特拉迪瓦里甚至是斯泰纳都已经成为人们熟知的伟大艺术家。当阿玛蒂和斯特拉迪瓦里已经成为意大利制琴艺术领域的代表人物之时,瓜奈里家族的优势似乎只是来自于演奏家们对其乐器的青睐,而耶稣瓜奈里的出现也显得姗姗来迟。

       伟大的尼可洛·帕格尼尼于1828年开始首次欧洲巡演之前,耶稣瓜奈里的小提琴基本上都留在意大利本土。帕格尼尼深爱着一把1743年的瓜式小提琴,得益于它的帮助,他那炫妙而魔幻的音乐令欧洲为之陶醉,从维也纳到斯特拉斯堡,帕格尼尼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而这把1743年的耶稣瓜奈里小提琴也拥有了自己的名字:“大炮”(Il Cannone)。从那以后,耶稣瓜奈里的小提琴成为了音乐家、收藏家以及乐器商人追捧的“新宠”,但人们关注更多的是耶稣瓜奈里小提琴非凡的音色。随后,耶稣瓜奈里小提琴的价格持续攀升,不久前成交的1741年名为“Vieuxtemps”的小提琴竟已高达2千万英镑。

    耶稣瓜奈里只用了16年时间制造小提琴。如今存世的瓜式琴约有150把(虽然和斯特拉迪瓦里的产量比起来是个少得可怜的数字)。以此推算,瓜奈里每一年都会制造10把左右的小提琴。这样一位曾被认为是“狂人”亦或是“罪犯”的制琴家,他的创作精力显然是十分旺盛的。

    老朱塞佩于1740年去世,耶稣瓜奈里放弃了一些家族制琴风格的传统,并拥有了自己的标签,他自称为“朱塞佩·瓜奈里,安德烈之孙”。在存世的耶稣瓜奈里小提琴中,有一把1728年名为“Kubelik, von Vecsey”的小提琴成为了贴有这个标签的最早例证。这把琴很可能是耶稣瓜奈里真正开始独立工作时的作品,以至于大量的工艺特征在1731年的瓜式大提琴(Messeas)上体现出来。那是一些来自于古代布雷西亚风格的元素。直到1731年之后,耶稣瓜奈里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在标签上确定了新的主题,既印有耶稣(犹太人之王)“IHS”的标记。自此,朱塞佩·瓜奈里才真正成为了我们熟悉的“德·耶稣”(Del Gesù)。

    耶稣瓜奈里中期的作品体现着诸多极具吸引力的特点。这些提琴受到斯特拉迪瓦里风格影响很深,虽然琴板的厚度比较高,但却具有极佳的音色。音孔比斯式琴切得更开阔。耶稣瓜奈里也忠实于阿玛蒂工艺的原则,以及阿玛蒂提琴所具有的一些明显特征、内部结构,以及几乎相同的制琴工艺流程。

    除了斯特拉迪瓦里,耶稣瓜奈里是另一位曾以独特的方式创造出完全不同的形制和风格的制琴家。和斯特拉迪瓦里一样,耶稣瓜奈里是极富创造力的天才,制琴理念虽然不同,但他们无疑是古老克莱蒙那制琴学派发展至巅峰的杰出代表。1735年的“Plowden”耶稣瓜奈里小提琴,琴身长度为351毫米,琴边的突出部分与侧板的距离变得更近;使用了相当漂亮的木料,背板的弧度非常的精美,琴缘翻边巧妙的卷起朝向镶线,音孔看起来十分的挺拔,琴头厚重,看起来非常有能量。


    Piero Rolla亲手制作的”Plowden” copy很好的将原琴的特点保留,尤其是对琴的弧度、以及各个精确数据的把控,F孔的造型体现了他多年的经验,他选择的背板是使用超过三十年的的波斯尼亚枫木,面板是意大利北部的红云衫木,马达加斯加的乌木指板以及配件,从材料来看已经达到很高的标准,他调配的油漆采用古老的油性漆,使琴做出仿古的感觉十分的有特点,做净色的特质就是通透干净。他使用他老师教授给他的古老配方加上自己的调配方法,使用来自波罗的海的红色琥珀经过高温熬制,在做琴板的时候,用到三种方法的音频调试,使琴板的平衡度达到最佳水平,通过科学的方法使木头的发声到最佳的状态,能够在新琴的时候就有比较醇美的音色。